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朱生豪
“你也许会不相信,我常常想像你是多么美好多么可爱,但实际见了你面的时候,你更比我的想像美好得多可爱得多。你不能说我这是说谎,因为如果不然的话,我满可以仅仅想忆你自足,而不必那样渴望着要看见你了。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我只愿意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 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可能,很多同学读过这首诗或者听过它,这是民国著名诗人翻译家朱生豪(下附盘)写给自己妻子宋清如的情书,朱生豪的名字在他逝世后的70年里一直沉寂无闻,不为国人熟知,73年后的2017年02月18日,央视著名文化情感节目《朗读者》播出,第一季的第一期就由一对成都夫妇读了《朱生豪情书》。节目播出之后,细腻动情的文字打动了无数国人,朱生豪之名亦名燥天下,整理出的《朱生豪情书全集》亦成各大书店畅销书目,若不信,大家去新华书店走一趟看一看,最显眼的地方是不是放着朱生豪先生写的书?

 

朱生豪的名字,给小编的印象特别深刻,为什么呢?因为小编手头有不少民国文人的盘子,大家懂的,文人总是跟骚客连着的,不骚焉能称为文人?民国渣男排成排,我朝渣男远不及前朝。
有诗叹之曰:“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不如前浪浪。沉舟侧畔千帆过,吃饱喝足继续浪。”
正所谓,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成为千古风流人物了吧,小编掐指一算,你八字缺浪。
然而,朱生豪却是民国文人之中为数不多的几个痴情男子之一。
朱生豪,浙江嘉兴人,公元1912年02月02日午时生(时辰出自朱生豪致宋清如信件),之江大学(现浙江大学之江校区)文学系和英文系毕业,1929年入校,在1932年的时候,该校新来一位名叫宋清如的女子,朱生豪大四的时候在该校的“之江诗社”结识了宋清如,然后,学长爱上了学妹,仅仅相处了一年左右,1933年朱生豪便毕业去了上海工作,一对年轻情侣就这样分开。

 

那个年代并非如今日这般交通发达,相见难之又难。难道这对才子佳人也逃不出毕业季即是分手季,距离战胜爱情的宿命?没有,朱生豪到了上海之后经常与宋清如靠书信鸿雁传情,有时两天写一封信,有时候则一天写一封信,有时候甚至是上午写一封,下午又写一封,就这样一天天地写着。写了多久呢?十年。正是因为书信往来,二人感情日渐增长。如果没有书信,而是经常在一起会如何?可能不会爱得这么炽烈。为什么呢?因为朱生豪这个人不爱说话,性格极为腼腆,沉静而少动。与他一起工作的同事,共事一年都很难听上他说满十句话,连谈恋爱都不爱说话。身边的人对他的评价就是三个字“闷葫芦”。

然而,正是这个不爱说话的江南文弱书生,成了后来“世界上最会说情话的人。”为什么呢?就是他写给宋清如的信。这点小编感同身受,很多同学关注小编好多年,感觉小编挺能聊,现实中呢?也是一闷葫芦。我们这些闷葫芦在现实中不爱说话但是又想说,怎么办呢?这就需要寻找一个媒介:文字,就是书信或者我们今天的网络通讯工具。太肉麻的情话,当面说不出口,但是书信可以啊。中国人并不像西方人那样喜欢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更多地比较含蓄委婉。所以,你的枕边人没说过:“我爱你”,并不代表他不爱你,只是爱在心口难开。相反地,有人天天当着你的面说“我爱你”,可能他的心里还住着别人,说“我爱你”以掩饰自己内心移情别恋后的不安。
所以,有时候距离并非总是能够战胜爱情,还有可能增加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正所谓:“小别胜新婚”。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1942年05月01日,朱生豪在其老师夏承焘的证婚下,在战火中的上海与宋清如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从此以后,宋清如便成为了朱生豪的妻子,怨只怨那天妒有情人,朱生豪与宋清如没有被距离打败,却败给了病魔。1944年12月26日,朱生豪因劳累过度加上肺疾愈重,撇下了自己的妻子和刚满周岁的儿子逝世,年仅32岁。朱生豪去世以后,宋清如一度绝望要随他而去:
“你的死亡,带走了我的快乐,也带走了我的悲哀。人间哪有比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亲爱的人由病痛而致绝命时那样更惨痛的事!痛苦撕毁了我的灵魂,煎干了我的眼泪。活着的不再是我自己,只似烧残了的灰烬,枯竭了的古泉,再爆不起火花,漾不起漪涟”–宋清如
是儿子和亡夫遗愿支撑着她走下去。

朱生豪的遗愿是什么呢?完成《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的翻译出版工作。当初,朱生豪因不愤于日本人一句:“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一本用自己民族语言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全集》,那么这个国家是没有文化的国家。” 这句话,激怒了朱生豪,他发誓一定要用汉语翻译莎士比亚作品,为的就是打日本人的脸,从此以后,莎士比亚和宋清如就成为了朱生豪短暂一生的全部。他是中国最著名的几个莎士比亚译者之一,他被誉为中国莎剧翻译第一人。
宋清如一生大部分时光都在继续着亡夫的遗愿,他们的儿子:朱尚刚,又在继续着父母未完成的事业。
朱生豪之命:

简评:其实,朱生豪先生的命盘可供挖掘的研究点很多,譬如:A.幼年双亲皆丧B.家境没落,而妻家富。(宋清如生于常熟一富豪之家。)C.年少而亡。 D.闷葫芦风格的大翻译家。
而小编要评的是第五点:空劫+梁居亥巳。
《全书》云:天梁天马陷,飘荡无疑。

 

这也是我们经常度出来的“梁马飘荡格”。这个格局也被后来紫微斗数学者列为几大贫贱格局之一。小编在扒盘子的时候,就特别留意这个“梁马飘荡”到底说的是什么?不能论贫贱。
朱生豪本人活着的时候是贫穷,但是不能把责任推给梁马飘荡。而这个梁马飘荡居夫妻宫碰空劫,是什么像呢?就是两个人的感情发展模式:长期分居两地。这就是飘荡之本质。现实生活中不少年轻人的夫妻遇到了梁马空劫在亥巳,多主异地而不主贫贱。小编以前在流水课上分析民国第一渣男:杨骚的命盘的时候,也顺嘴说了一句:“梁马飘荡”,他的感情模式也是长期分居两地。
古人遇此格,若落命迁子田+天刑羊陀之类,则多出流人。何谓流人?犯事了,流放松江府,流放岭南,流放大名府,额…这丫就是北上广啊,诚心求流放…最好,再给我一个流放户口……这个格局只能用“流人”解读,而不能用“罪人”解读,谁说古时候犯事的都是罪人?苏东坡,杨慎,韩愈,王阳明貌似都被流放过。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这种组合跑到哪里,哪宫就易流放。像朱生豪这种在夫妻是夫妇异地,若落子女宫呢?孩子在国外上班不回家,流放美利坚当华工了。在父母宫呢?父母易远走,不过呢,在父母宫有点不好…需防双亲有厄。比如,一人父母早殁,父母流放至阴曹,而自己则寄身于孤儿院等慈善福利机构。在田呢?狡兔尚有三窟而况人乎?有宅而不止一地。
反正,放到哪里哪里就漂荡不定。不可论财之多寡,亦不可论官品之低。
话说,在飞机高铁网络电信极度发达的今天,飘荡可否算恶格?
朱生豪和宋清如之间的爱情在那个交通通信系统极度不发达的年代都没有被距离打败,而今天,却有很多情侣被距离打败。

“能被现实中距离打败的,可能不叫爱情。要不?借你一把量心尺,量量两颗心之间的距离。”—安吉拉·艾迪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