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媳妇又创业了。

最近,媳妇又创业了。

废寝忘食。

也没空照顾家了,还差点把孩子丢了,查监控,发动亲戚朋友,网上找,地上找,好一番折腾,好在有惊无险,让我把媳妇好一顿批评……(监控最后画面是跟着一个人进了单元门,就消失了,也没出现在电梯里)

媳妇创业,她怕我泼冷水,三番五次的提醒我:我不干涉你,你也别干涉我,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我内心是反对的。

为什么?

最近,媳妇又创业了。
最近,媳妇又创业了。

她在做本地鲜花团购,第一期是200人,这东西有点类似拼多多,参团的前提是要先发朋友圈,朋友传朋友,是一个加速裂变的过程。

我怕的是什么?

你演砸了把自己搞臭了,不是钱的事,毕竟咱就生活在这座城市,原本可能是陌生人无怨无仇,但是也许因为一次鲜花团购就成了仇人,这很正常,你咋保证你每一次都能让所有人满意?

媳妇貌似也有这方面的担忧,用了一个小号。

通过媳妇,我终于理解了拼多多,这玩意裂变太快了,你想9块9买10支玫瑰花吗?想的话就发个朋友圈,就这么简单……

说实话,我内心比较纠结,一方面媳妇的确需要找点事干,否则她太无聊了,不是追剧就是发呆,整天喊无聊,所以她能主动找点事干我应该开心才对。一方面我觉得她每次选的切入点都太那个,例如上次做的是大V店,有点类似直销,而且她微信上以我读者居多,等于收割了一拨韭菜,你想想,嫂子让你花200多块钱开个店,你好意思拒绝吗?你就当扔给她了。这次搞的鲜花团购呢?又是针对本地市场,而且是人传人,很容易出现系统性口碑坍塌。

例如花质量太差之类的。

你要这么想,大家虽然花的是9块9,但是心里想的是99的质量。

七夕,貌似是截团日期,媳妇还差十多个,问我能否帮她在球友群、车友群、工作群上给她发发……

我说,不可以。

惹得她不开心,意思是帮别人发的时候很来劲,分不清远近。

我没反驳。

我旁观了这个模式,我个人的理解就是单机版的拼多多,优点是推广快,缺点是易撕B,因为这涉及到一个期望值的问题,大家期望的其实是物美价廉,我个人觉得这里面最大的风险就是群体倒戈。

你是群主,他们是群众,表面是一家亲。

其实是对立的,你是商家,他们是买家,你做的好是应该的,你做的差就会导致集体倒戈,那就尴尬了。

驾驭群体,需要天赋,这涉及到群体催眠艺术。

我只能祝福我媳妇,另外在关键时刻,例如坍塌时,我能替她站出来,帮她把屁股擦干净,该赔礼赔礼,该退钱退钱。

表面上,我给了媳妇一种错觉,就是我总是否定她,其实我是心疼她,生怕她被众人撕,毕竟她没有经受过类似的压力训练,很容易想不开,不像我,你骂几句就骂几句,我试不着,皮条了。

虽然,我们生活在县城,但是我希望我们对县城的定义仅仅是生活所在地,而不是生意所在地,就是我们不要把目标群体瞄准县城人群,而是要拓展到全国,弱化本地市场甚至干脆不做。

我在农村生活时,总有人问我一个问题,你是如何解决意识冲突问题的?

就是如何应对村民的非议。

这点?

我压根没考虑过,因为我觉得我在那里是俯视状态,压根就没在意过别人,他们说什么重要吗?影响我的特立独行吗?既然不影响,我在意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最关键的一点,我压根不跟众人交往好吧?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到县城后呢?

我开始有朋友了,不过圈子依然很窄,要么是玩车的,要么是打球的,说得直白一点,我比较势利,只跟比我强的人玩,从车子也可以看出,基本每人都有辆百万以上的车子。

你要知道,即便是一座县城,年入百万这个群体并不小,而且里面很多奇人,所谓的奇人就是做单人生意的……

什么叫单人生意?

就是整个生意由一个人完成的。

这些人,都仿佛生活在真空里,就是完全被众人忽视掉了,实际上,他们却是隐性高手,但是他们也孤独,于是大家就慢慢找到一起了。

例如鹏哥这种,做淘宝客拉皮条的,一个月近百万的利润,他跟别人说有人信吗?

没人信。

所以,他也不会说的,但是可以跟我说,因为我不仅仅信,还可以给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他们喜欢找我谈心,我遇到问题也咨询他们,因为这里面智者很多,例如前几天送我苹果X的女孩,她就是亿万身价,整个江山全是自己一手打造的,也是单人生意,她没有半点露富的迹象,甚至不怎么打扮,唯一觉得她可能有点钱的就是她开了辆宝马M5,但是一般人也不懂,以为就是辆5系。(我在文章里写手机坏了,她买了个新的送给了我)

我遇到问题也经常咨询她。

她是不是官二代或富二代?

最近,媳妇又创业了。
最近,媳妇又创业了。

都不是,山二代。

我描述的是不是太悬乎?

其实,这个圈子比我描述的还悬乎,我相信,有人懂,刘胜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民间隐性贸易是最牛的……

M5经常建议我:在县城生活,最重要的修行是隐身,不被人发现,你知道红眼病不?红眼病的延伸就是财富掠夺,甚至有失去自由或生命的风险。

但是,我们俩境界不同,我还处于没命炫耀的阶段,因为我没钱,要打肿脸充胖子,而她属于使劲藏的阶段,我曾经咨询过她一个问题,就是我要不要买辆法拉利,当然我也买不起,我是以问问题的方式装胖。她极力反对,意思是会害死自己的,还举了赵本山私人飞机的例子。

他们那些人,已经完全成为隐士状态了,就是完全融入老百姓的生活中去了。而我呢?没钱不说,倒是自命不凡起来,我觉得老百姓的日子离我挺遥远的,大家一个月三五千,而我一天就花这么多,我难道不该嚣张一番吗?

我也不愿意跟人谈心。

因为,我觉得他们不懂我,我也懒得说。

很多话题都没法深入。

这也是我反对媳妇做花的根源,我的意思是咱不要真的落入凡间,咱不是一般人好吧?!咱是有身份的。

我描述这些,是不是让大家有了打死我的冲动?

这就是我真实的内心独白。

就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要这么想?我只有这么想,我才能说服自己承认自己是个有钱人,我才能跟他们平等交往,我催眠了自己就催眠了他们,他们也坚信我很有钱,例如喊我团购2018版奔驰G,全国就来了几辆,还专门帮我抢了一个名额,我能说我买不起吗?我只能遗憾地感叹:哎呀,我车太多了,再买车就没地方停了,除非先卖一辆,但是哪辆也不舍得卖。

他们为什么喊我?一是觉得我是爱车人,肯定喜欢这个车。二是两三百万又不是多大的钱,就当买个玩具了……

唉!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阉!

真正让我有所改变是两件事。

一是我去上班了。

二是我做生意了。

我去上班后才发现,“懂懂”模式完全是作死模式,那完全就是一个另类,看过黄渤演的《杀生》不?群体最擅长的就是扼杀异己者。

同事们在一起偶尔讨论一些“富人”,多是贬义的,还要嘲讽一番,总而言之一句话,比我们有钱的,钱都不干净!

我心想,你们压根不知道人家有多么优秀,总把人家的成功归结为人脉、机会,这是狭隘的,单一的因素是不会促使成功的。

这就如同我卖酒,实事求是说卖的还不错,我这个价位的酒,匹配这个销量,基本是逆天了,比赵薇的淘宝店卖的还好,最觉得意外的是刘胜,昨天他从法国回来,我们聊了一会。

他说,原本我让你做酒,只是希望我们能有个合作纽带,保持联络,增进感情,我对你的期待就是一天卖个三瓶五瓶的,毕竟价位在这里摆着,这么贵。

球友们怎么看这个事?

很多人觉得,你有粉丝,粉丝多是脑残,你就是卖屎他们也抢热乎的……

这?

我只能感叹,你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也是我不愿意跟球友骑友深入交流的缘故,因为大家读不懂我,就会妖魔化我,认为我是一个大忽悠,一直在不停地忽悠,忽悠了很多人。

昨天,刘胜说:我做了十年酒,合作伙伴无数,但是在众多合作伙伴里,你是最让我感动的,不是说你多么认真,而是你对消费者的心,不是赞美你,就这种意识,你不发财都难。

有调侃我的意思,嫌我较真。

我对他“要求”是非常苛刻的,从酒庄开始就要求拍照、做标记,我还要求提供仓储温度、运输温度,我们这边还建立了恒温仓库,发出去之前每一瓶都认真地擦拭,我自己都有一种感觉,每瓶酒就跟孩子一般。

我怕辜负了别人对我的信任。

偶尔有朋友反馈酒可能略酸了,问我是不是高温天气导致的?

我就直接给补发。

亏损我也这么做。

若是有人觉得不好喝呢?

我直接把钱就退给他了,既然你不满意,那么这笔钱就觉得花的冤枉,即便赔也应该是由我来赔……

这是我的姿态,我希望我们之间因为这次生意而变得感情更好,而不是私下有抱怨,感觉被懂懂坑了,那不是我的初心,我的初心是你能在喝过之后对我说声谢谢。

刘胜说,你的读者质量太高了,消费力一流。

我说了一句,因为,大家能感受到我爱大家。

是发自内心的心疼,爱。

这种爱不是装出来的,装出来大家也不信……

你要知道,没有人是傻子,你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与粉丝数量多少没有关系,很多人有几百万的粉丝,但是没人买单,这太正常了,因为大家能感受到你在鱼肉他们。

刘胜给了我三条建议,我觉得收获都很大:

第一、挑选客户,只跟懂的人做生意。

第二、定价稳定,永不打折。

第三、坚守初心,只做高性价比的真酒。

我在本地的客户,很小众,很大单,例如鹏哥、师妹、M5这些,至少十箱起,也不讲价,也不打折,我会亲自给送去,要么就是派车去给送,每次交易完成,师妹都会给我发一句:董哥,又跟着你学到了很多。

为什么?陪睡了?

NO,NO,NO!而是她感受到了我的用心和付出。

偶尔有些小客户呢?

使我很尴尬,因为本地人买东西有赊欠的习惯,你说三千两千的,我也不好意思催……

最终,可能就成了坏账。

大家觉得,你应该也不差这点钱。

我现在每天做的事,就是研究红酒,不是品酒,而是研究外围知识,不断地跟一些同行交流,看一些纪录片,读一些相关的文章、书籍。

可能这一点是比较打动刘胜的吧。

因为我每天都会提出一些新的疑问,期待他给我答复。

例如,我渐渐地了解到,波尔多有8000多家酒庄,3万多个品牌,你知道有多大多乱了吧?不是所有的酒都是酒庄自酿的,投资生产线本身就是门槛,很多是合作社酿造的,就是一个区域的酒庄委托一家合作社酿酒企业给酿,还有一些呢?是卖葡萄汁给酒企或者直接出口到中国……

所以,若是酒标上标注着:Mis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

意思是自家酒庄灌装的,说明是一定实力的酒庄,至少是中等酒庄。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信息,例如欧盟有机认证、法国AB认证,这些都是很苛刻的,能标注这些的酒庄都属于很不错的,例如你按照“AOC、有机”这个标准去京东、天猫选酒,很少有低于200元的酒。

那XX金奖、银奖,这个含金量高不?

民间奖是很简单的,你懂的,当时刘胜让我选酒时,提供了数十款给我,其中有两个是获得金奖的,但是因为不是波尔多产区的,我还要给大家科普,太费劲,就PASS掉了,后来刘胜跟我讲,有机认证的难度远超出得奖的难度,毕竟一个对应的是官方,一个对应的是协会。

前几天,一个做澳洲酒的过来找我,他算是资深红酒达人,自从我做酒以后,找我谈合作的越来越多。

刘胜也预测过:未来挖你的人越来越多。

我问,他们怎么知道我做酒的?

他说,他们消息灵通的很。

事实也是如此,大家都在试图游说我,告诉我,现在我做的酒性价比不高,又告诉我刘胜赚的比我还多……

其实,我不介意这些。

因为,我跟刘胜合作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本身是个成功的商人,他的实力远超出外围人对他的了解,我是看过他底牌的人,他拥有法国最大的地接公司,今年利润过亿没问题,而且住在法国真正的富人区,就在香榭丽舍大街上,在郊区还有一座古堡,即便是他真的赚了我很多钱,我也不介意,因为经验无价,何况凭他的智商,他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一定是用真心才能俘获我,任何伎俩都会导致分道扬镳,因为他很明白,若是不能坦诚合作,我就是他为别人培养的,相反,若是用心跟我合作呢?我一年怎么不贡献他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利润?!

很多人做酒,特别是做渠道,都陷入了一个怪圈,总是试图谈酒。

其实,酒好不好,只是一方面。

酒以外,你能提供什么,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澳洲酒这个老板,也是做批发的,算是源头级的,送了我两瓶酒,一瓶批发价是80,一瓶是100,他是想说服我替换普拉达与大红马的,酒口感的确不错,很香……

我也表达了我的观点,我不是很相信酒,我只相信人。

就是你哪怕亏本给了我。

我也未必相信。

明白了?

另外,法国、波尔多、AOC、有机,这些都是全球公认的,不需要科普,我只需要证明我的酒的确来自波尔多这就足够了。

而做澳洲酒呢?

需要科普。

我觉得把事说开比较好,省得彼此还抱有希望,我也没必要给他画饼,他也没必要继续说服,我们可以闲聊别的话题。

我问他,你做了多少年红酒了?

他说,17年。

我问,有没有人能盲品出葡萄酒的产区、葡萄种类?

他说,凡是说能的,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全球顶级品酒师都被戏谑过,别说这些三脚猫功夫的业余选手。

我问,怎么快速分辨一瓶酒的档次?

他说,我告诉你一招,不用品,不用尝,看外围就知道了,一是看酒标,酒标里有很多信息,包括产区、酿造方式、灌装方式、有机认证。最容易被忽略的其实是木塞,木塞是分辨一瓶酒好坏的捷径,木塞上信息越多,图案越精美,材质越好,酒的档次越高。木塞上信息越少,要么使用的通用图案的,要么什么都没有的,统称为裸塞,这些就是低端酒,就这么简单、直接。

我问,准不准?

他说,90%以上。

我问,木塞上最应该标有的信息是什么?

他说,年份,若是没有标年份的酒,直接扔了就行了。

又学到新知识了,我用这个标准去试验了一番,果然。

很巧,七夕,我在日料店吃饭,日料店是不允许自带酒水的,有个大叔带个姑娘带了瓶红酒,红酒已经启开了,服务员提醒不能自带酒水,大叔的意思是:你看都启开了,不喝咋行?

我瞟了一眼,木塞上零信息,顶多是1欧酒。

小姑娘喝了劣质酒,晚上还要歌唱,早上起来,嗓子不疼吗?别忘记了去买金嗓子喉宝,专治音道炎。

澳洲酒行的老板问我:你在红酒领域最终的方向是什么?是做自己的品牌吗?

我说,这个行业其实是值得做一辈子的,酒是很好的媒介,但是代理一款酒或贴牌一款酒都不能体现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其实还是写,所以最终的出路可能是做米其林团队,就是做了酒类的测评中立团队,类似汽车之家的角色。

他说,这个点很好。

我说,现在还是品牌混战时代,有些酒的确被低估了,有些酒又被高估了,中国光白酒品牌就有2万多个,红酒也是无数,就是帮大家评酒、选酒,但是不卖酒。

他问,什么时候做?

我说,这是设想而已,我做酒的初衷其实是想做画,艺术领域还是太虚,酒水行业又太实,就等于两脚走路,以酒养画,只是我一不小心太专注于酒了,让大家觉得我钻到钱眼里了,其实我内心是一位艺术家。

到了我这个年龄,若是再去做一些投机生意,再去追着钱跑,就没意思了,而是要做一些高成长性的事业。

就是能与自己名字和余生挂钩的。

最近,是不是我吹牛又吹大了?来投奔我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又有人准备常驻了,我现在跟过去不同,过去我是不支持、不反对。

现在,我是坚决的反对。

创什么业?

你真的有这个心,在哪都能创,没必要非在我这里。

关键是啥?

我不是万能的,也帮不了你什么,而且大家有误区,总是想搞大的,要么想搞旅游,要么想搞电商配套,实在不行了,就问,红酒能做不?

我都是反对票。

然后又问,董哥,你过去不是支持年轻人创业吗?

我说,我现在不支持了。

现在貌似全民蠢蠢欲动,连我师妹都想辞职了,这个师妹是教中文的,但是积极拥抱自媒体,还去花2万元学写作,我说那你还不如跟着我学,我对写作的建议就是随心所欲,写就行了,别考虑什么章法,慢慢地你就得道了。

她呢,倒是学得一套一套的。

写了几篇文章,不好意思发,在微信上发给了我。

我给的点评就两点:

第一、出场人物太多。

第二、太长。

因为你是初级选手,你写的太长大家觉得废话连篇,你不要反驳我:那你的为什么那么长?

我的长是优势呀,你的长就是劣势。

我对她的定义就是在岸上学游泳的人,喜欢点评这个,点评那个,我给她截了个图,就是六妈罗罗打赏了我166块钱,不是说钱多钱少,而是说一种无形的互动,我并不认识六妈罗罗,她也不认识我,只能说我们同是写手,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不需要说,我提到她,她回应了我,就这么简单,而且到了我们这个阶段,我们都是给彼此加分,而不会相互拆台。

多是赞美的。

我跟师妹讲这些的意思就是说:你觉得别人的成功是偶然的,其实都是必然的,都很用心,用情,一切都在无形中。

你真觉得我是个草包吗?

你觉得驾驭几万人就这么简单?

这真的是一门艺术。

所以,不要轻易地自称认真,你的认真离真正的认真差了十万八千里,人家的认真是生命级的……

我给她的建议就是坚持写,从微博开始写起,天天写,文章的最高境界不是好看,而是好用,不要去谈人生,谈道理,大家都比你还有经验,你需要的只是佛说家常事,这就足够了。

另外,你要有心理准备,就是100万个你,才可能出一个咪蒙。

你真以为咪蒙只会写那些鸡汤?她是降维打击,哄大家开心而已,因为大家需要的是奶嘴,她是奶嘴生产商。

那么,又回归到那个话题,写作如何才能获得更多的人关注?

最直接、最简单的,就是上层讲故事给下层听,若是反了,故事就失去了吸引力,这也是师妹文章没有吸引力的根源,但是我不敢跟她说,我说了她会跟我拼命的,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名人们、富人们写的文章,普遍很深很深。

有没有思考过,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真的是因为文笔好?!

错了,而是看得远、想得深!

其实,这也是刘胜说服我做酒的点,他说:董老师,凭你的本事,做酒一年赚个几百万没有任何问题,你不要拒绝财富,其实这才是修行,因为你可以站得更高,望得更远,写出更有深度的文章,这难道不是对读者的一种爱?!

于是,我就用这套说辞,把自己催眠得不要脸了。

每天都吆喝一句:卖酒啦!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我不一定是我,他不一定是他,切莫对号入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