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坊wellbet的故事

侦察兵是个土豪。

打游击的,过去做红木家具,现在做丝绸旗袍,所谓的游击就是每到一地,租个大大的场地,然后多渠道投放广告,什么厂家直销了,老板跑路了……

河北、河南、山东,三个省,以县为级,挨着转悠。

一圈又一圈。

当然,不是每一站都是赢利的,只能说,赚多赔少,还有就是概率问题,特别是做红木家具时,总是一不小心就遇上土鳖,一套80万的家具即便对方再会砍价顶多砍到40万,实际上依然赚20万。

吉祥坊wellbet的故事
吉祥坊wellbet的故事

侦察兵总是感叹:不好干了。

理由就是老百姓消费力不行了,还有就是礼品市场基本死了,红木市场就完蛋了,旗袍还行,不管有没有钱,该美还是要美,对不?

侦察兵是兵哥哥?

不是。

他是我机车友,骑了一辆Indian,型号是侦察兵,于是大家就喊他侦察兵,侦察兵属于嗅觉很敏锐的人,总是能觉察到市场的细微变化,他跟我讲为什么不做红木家具了,理由就是红木家具失去了最本质的属性,就是礼品属性+洗钱属性。

洗钱?

就拿玉镯举例吧。

五年前,5000万的镯子,真有人买,至少不愁卖,买家要么是为了送礼,要么是为了洗钱。

现在?

很难卖出。

那红木家具投资不行吗?留给子孙后代?

这跟钻石故事差不多,消费者基本上就是最后一棒了,钻石没有投资价值吗?

有!但是仅限克拉级的。

红木没有投资价值吗?

有,但是仅限优质木材+大师之作。

我们买的都是普通工匠的作品,甚至部分是电脑雕刻完成的,从你买了那天起,就一天比一天便宜,原本是80万买的,现在只值20万了。

扯远了。

侦察兵找我帮忙,他闺女考的一般,发挥失常,过去都是全校数一数二的,这次考了县级300多名,想进实验班。

副校长是我校友,我都调侃他:五中未来的正校长。

我约他?跟下圣旨有啥区别?!

侦察兵罗列了一个清单,意思是喊谁当主陪,谁当副陪,想给足校友面子,让人家重视……

我说,你这样,人家肯定不去,搞教育的人都是一根筋,你觉得这么做是对他尊重,而他觉得你在拿资源压他,他内心反而不服气,文人不就是这么清高嘛,我自己就搞定了,连你都不用去。

他说,那我帮着定酒店,拿酒。

我笑着说,不用,事成之后,你买我点酒就行了。

他说,不叫事。

周末,我喊校友吃饭,我平时都喊他师哥,他喊我师弟。

他问,师弟,有事吗?

我说,没事,就是一起玩玩。

他问,还有谁?

我说,就我自己。

他说,那我请你。

我说,不用。

见了面,我先说了这个事,把卡片拿给了他,上面有孩子的姓名、学号、分数,他接过去了,我们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只是在饭后,我问了一句:难度有多大?

他说,我回去看看。

我说,实在为难就算了。

他问,咱自己家的孩子?

我说,我哥家的。

他说,行。

过了两天,给了我准信,意思就是分数的确有差距,暂时不行,但是可以办,就是等开学后,看看实验班有没有学生转学、调班,然后借这个机会把孩子调整过去,那时就没人盯着这个事了,即便没有学生转出也无妨,可以加塞一个。

现在操作的话太嚣张,毕竟成绩是公开的,而开学后呢?

没人关注了。

行!

师哥相信我,就这么简单。

他相信我什么?

我很少求人办事,即便求人,也是给人加分的,他自己很明白,一个家长不亲自出面,能把懂懂当小弟使唤,肯定不会亏待他的,可能现在没有表示,但是不代表没有这个心,也不代表未来不会。

其实,跟师哥见面那晚,我就给侦察兵发了信息:准了。

侦察兵很开心,次日把摩托车借给了我,我骑着浪了几天,而且恰好是台风来袭的几天,天天下雨,我出去拍了几组湿漉漉的照片,发朋友圈的。

高大上嘛!

侦察兵问我:弟弟,需要我买多少酒,你说。

我说,我跟你开玩笑的,不需要。

他说,这样吧,给我来10箱,不是捧场,我的确有需要,马上仲秋了,走访亲戚朋友。

他转了9000块钱给我,我安排车子给送去了12箱……

其实,我也很喜欢推销,但是我只跟不差钱的人推销,一般我都是笑着说:X哥/X姐,买我点酒吧?

对方的回应,一般都是:需要我买多少?

交易会影响友情吗?

吉祥坊wellbet的故事
吉祥坊wellbet的故事

会,是加分!

更深了,因为我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信任,他们信任我才会买单,我信任他们才会给予更多,都不是傻子。

过了两三天,侦察兵又转给了我9000块钱,让我送给俱乐部老大,我自己去给送的,我说:这十箱是侦察兵送给你的,他花的钱,这两箱是我送你的,我花的钱。

老大一直都很谦虚,我进群不久,应该有个一年多?他就把群主让给我了,但是我是傀儡,他的理由也很服众:小董年轻,又有学问,咱们需要这样有活力的年轻人带着我们一起玩耍……

他们普遍是大叔。

我们群一共11个人。

老大偏瘦,是哈雷迷,骑了一辆883,入门款的,他买不起贵的吗?

肯定不是。

他有他的逻辑:太瘦的人骑太野的车就是猴子骑骆驼,不伦不类,玩机车不是说什么车帅,而是什么车匹配你,霸道的车必须有霸道的体型与之匹配。

他很喜欢跟我聊改车。

改车最重要的是什么?

审美!

就凭这一点,国内改车还处于萌芽状态,多数还是靠配件收费,而不是靠审美收费,北京有些机车俱乐部就做的很出色了,的确贵,但是是审美贵。

最有意思的就是,很多改车的师傅,压根不骑车。

咋可能改出好车呢?

这就跟超跑俱乐部都有自己的改车团队是一个道理,他们本身是玩车的,懂审美,这才是最高的门槛,非玩家是做不了他们生意的。

我玩皮卡时,很多车友喜欢升高车身,使车子显得更加威猛,可是我总觉得看起来怪怪的,比例不协调了,我更喜欢素车,就是车子本来的样子。

升高车身可以提升通过性?

想多了,皮卡的通过性本来就是一流的,例如最近台风来了,连续暴雨,城市淹了,水深半米,我开着路虎卫士通行过,也开着皮卡通行过,相比之下,皮卡更轻松一些。

水深10厘米左右时,小轿车们都很兴奋,猛踩着油门,手持手机录像,20厘米时,依然有轿车通过,30厘米时,依然有。

但是,总有不小心抛锚的。

特别是台风的第一天,一路上淹了几十辆……

这是为什么呢?

水可能没有淹到进气口,但是旁边来了辆很猛的越野车,车子推起了一层浪,这层浪正好淹到了你的进气口,熄火了。

暴雨天,尽量的不要开车出行,不安全。

对车子损伤也蛮大的。

车子隔音棉一旦进了水,整个车子就一股霉味,终生携带,很难除根,越野车是不是好一点?

也不行。

路虎卫士的技师跟我讲过,若是车子玩过水,就需要更换前后桥的润滑油……

当众车都抛锚时,路两边都是围观群众,你开着庞然大物潇洒通过时,是不是很爽?众人都拿手机在录像。

爽吗?

不爽,因为暴雨后,路面一些井盖就会被顶开,一不小心就中招了,要小心翼翼地通行,看看哪里有旋涡要避开,还有就是车子在水中是没有减震的,哪怕压到了一个小石头也仿佛压到了一个人,心里不断地咯噔咯噔的。

整个城市是东边高,西边矮,西边最矮处就是沂河,沂河两边就算是河景房,我们家也住这边,缺点是什么?

每当下雨,必淹。

等于整个城市东边的水全下来了。

我从球馆回来,整条街瘫痪了,我独自闯关,两边是吃瓜群众,我遇到了一位外卖小哥,他在步行,我喊他上车。

他上来了。

我笑着问:下雨天,是不是贵?

他说,一样钱。

我问,那这个区域的怎么送?

他说,步行送。

我说,那顾客不得感动到哭呀!

他说,没,还嫌晚点了。

我把他带出深水区,他车子停在那里,继续上路了,他的行为算不算正能量?如此大的雨,如此用心地做事……

我想了想,也算,也不算。

这本身就是你的职责,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刮风下雨本身就是你的风险承担,例如你也完全可以选择不去送。

什么行业又不苦呢?!

步行送又算什么苦呢?!

那天,我跟京东小哥在聊天,他是想拉我做业务,就是让我选择京东快递,但是需要异地发货,他不是我们本地的。

我问他,你做快递员,最伟大的行为是什么?

他说,就是一个女的要跳楼,很多人围观,众人怎么劝都劝不下来,这个女的我认识,前一天我还刚给她送过件,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她有快递到了,她说没买过东西,我说反正你有个快递,你过来看看吧,她就下来了。

我说,那你的功德无量。

他说,反正内心挺温暖的。

继续回到暴雨中,离我家越来越近了,一个大姐招手拦车:你是这个小区的不?

我说,是的。

她说,你带我进去。

我说,可以。

她上车……

她问,你能否送我们一家到XX路?可以给你钱。

我说,给钱我不去,另外我车只能坐一个人。

她说,我们有很着急的事,跟人家预约了时间,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们自己的车子不敢走,之前淹过一次了,实在没办法了。

我说,那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吧,我去换个车。

她问,也是高的,对不?

我说,是的。

我去换车,那个车上全是酒,我要挨着搬到这个车上,在搬酒过程,我摔倒了,酒没摔坏,把我自己摔了个半死,脚也疼,膝盖也疼,手也疼。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

换车出来,接上他们一家三口。

乘风破浪,送他们到达目的地,也蛮有成就感的,帮助别人嘛,看似是帮助了别人,其实是温暖了自己,也是给孩子做了榜样。

回程,儿子给我打电话:爸爸,你去哪了?

我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儿子说,爸爸真是个好人。

我也很开心。

这也是我之前写过的一个心理现象,每当恶劣天气,越野大队的人总是要出马,是献爱心,路上有车抛锚了,免费帮着拖车,有路人需要送,也免费送……

其实,大家都是无聊,寻求一点存在感。

与装B无关。

就是空虚。

记得去年下大雪,快手上全是这样的视频,一会牧马人车队出动了,一会皮卡大队出动了。

机车俱乐部的老大,他认为我很适合做二手机车经纪人。

就是专门针对改装车。

不存在贬值,不需要过户,贩卖的只是审美,而且这玩意没价,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大差不差就可以。

这个事,貌似真的很适合我,例如我针对每车写篇文章,讲讲这车到底好在哪?机车肯定是个增量市场,未来每个男人都会有一辆自己心爱的机车,未必骑,但是要有。

哪怕放在办公室,看着也是享受。

但是,我觉得自己是门外汉,另外我觉得我是伪车迷,就是对机车还达不到发烧友的级别,那么就很难做好。

不如做点自己喜欢的、擅长的。

未来,越来越多的领域会细分,例如会出现高端商品房经纪人,拿县城举例,只做价值200万以上的房产,买家卖家都格外的精准。

在大城市,已经有了。

刘胜提到的“民间隐性贸易”很多就是出自地产领域,例如中介一套房子或者一块地皮,可能居间费就能拿到几百万、几千万,我亲身经历过的是3000万,当然不是我,是我旁观了整个过程,简单到什么程度?就是闲聊时无意聊起来,有个朋友有地要卖,有个朋友正好买地,一撮合,就这么简单。

之前我写过这个事,拿居间费的可能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上班族,你以为人家跟咱一样是穷B,实际上,人家很随意的一个动作,就赚了3000多万,人家依然早九晚五的跟咱一起上班,不显山不露水。

这是真人真事。

当然,上班族跟上班族还不同,例如我们单位,有的爹是放羊的,有的爹是放人的,祖上积累下来的资源很关键,同是发小,人家的发小跟咱的发小也不同,因为人家的大院跟咱的大院也不同。

这个事曾经对我触动很大。

就是说,有些领域,对于我们下层人而言,永远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这就不难理解了,为什么你提着20万送不出去?

因为,他们不缺,另外,你也未必是安全的。

明星里,很多股神,例如他们参投的公司总是很容易就上市了,他们赚钱为什么总是如此的简单?实际上?也是民间隐性贸易,一切交易就在茶余饭后,别人总是问他们,你炒股咋这么厉害?他们总是很谦虚的说,哪有,我根本不懂。

实际上,这才是真话,就是因为不懂,所以才赚到了大钱!

前几天,本地有个酒庄大姐过来玩,她也是别人介绍过来的,说是过来取经的,我就问了一句:你做红酒的初衷是什么?

她说,想多积累一些人脉。

我问,积累人脉的目的是什么?

她说,以后可能能用上吧。

我说,我媳妇做鲜花的目的也是在本地积累人脉。

她说,那个白搭,9块9吸引来的都不算资源型人脉,当时我做红酒就定位中高端,就是希望吸引来的都是中高端人群。

我说,你要想吸引人脉,不要卖东西,一卖就LOW了,你认识再多人也白搭,卖宝马的妹妹不比你认识的有钱人多?她也可以跟别人说跟我关系很好,我也算她嘴里的人脉不?但是我除了想睡她的时候压根想不起她,要么就是去保养车子时过去找她聊几句打发一下无聊,别的时间压根想不起。

她沉默了好久。

突然来了一句: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说,人脉取决于你是谁,与认识不认识没有关系,县太爷咱都不认识,他也不认识咱,倘若他需要咱,咱就能为他卖命,冲锋陷阵……但是,反过来呢?

认识,没用。

积累人脉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现在真正的牛人都在做减法,就是能不认识就别认识,哪可能成为你嘴中的人脉?别异想天开了。

交朋友是不可跨级进行的。

即便是,也是表面客气一下,是人家基本的修养而已。

那天,我去给俱乐部老大送酒,我们俩聊到了一个话题,就是未来会出现一种咖啡厅,也不该叫咖啡厅,贩卖的主题是什么?

不是茶,不是饭。

而是单纯的空间。

就是,这里很安静,能坐住,不卖饮料,不卖点心,不卖饭菜,就是单纯的环境,很静谧,而且是门票制,进门就收费,里面只提供白水。

这样的空间,我就很喜欢。

没有高谈阔论,很安静,可以在这里看看书,甚至单纯的发发呆,依托这个空间可以做两样生意。

一是艺术品。

二是红酒。

就是这个纯空间本身就是画展模式……

这是我的一些思考,就是未来我可能会突然推出这么一个业务,每个城市设立一个小型美术馆,美术馆是一个纯空间,可以看书、发呆。

关键是,门票拒绝了闲杂人群。

又卖了画。

有没有人会去消费?

一定有!

因为,静谧已经成了真正的奢侈品。

你现在使劲想,你上哪能找到这样的环境与氛围?为什么大家来我这里时我宁愿让大家在办公室里吃外卖?

因为,我觉得更安静。

当然,只是我的一个构思,我觉得会满足一大票人的需求,而且会成为铁杆支持者,现在的咖啡厅多是开放式的,太杂乱了,而且卖的东西太多,也是好事,也是坏事,我的原则就是你可以自带食物。

就如同黑哥烧烤一般,连酒水都不卖。

卖的东西何必那么多?

只卖氛围,足够了。

七夕的第二天,很倒霉,媳妇撞了车,也没报保险,走了,她是去市场买什么东西,反正是与花有关的。

她做生意是赔钱的,但是她忙得团团转,也是好事,她觉得充实就足够了。

有个骑友找我,也不是好事,就是他在搞日租房,租给了一个男的,也没要身份证之类的,男的租一个月,直接在微信上把钱转给他了,他把门锁密码告诉了对方……

结果?

这个男的把房子又给了一个女孩,女孩带着一群朋友在那里吸毒。

女孩被起诉的罪名是容留他人吸毒。

律师辩护策略是房子不是女孩租的,罪名应该是那个男的,那个男的不承认自己租过房子,就这么倒推下来,我这个朋友害怕了,就委托我联系小律师,想问自己会不会出事,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总而言之一句话,再也不敢做日租房了。

太吓人了。

小律师安抚了他几句,意思是不用担心,这个案子里,女孩是最终的承担者,因为她是实际使用人,出租方、承租方都不会有事,否则警察叔叔早抓了。

最近,我接触日租房比较多。

我提醒两句,是发自肺腑的提醒,因为很多事不方便写,大家自己揣测就行了,就两句话:

第一、有酒店,别住日租房。

第二、不要做日租房出租。

吸毒的这些都是小事,真的!

你想想,什么人会选择日租房?!

LILI联系我,问了我一句:懂懂,你告诉我一句真心话,有没有不出轨的男人?

我说,有,我爹就是。

她问,你方便见一面吗?

我问,有事吗?

她说,我必须找人说说,否则我熬不过今天。

我说,行。

她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事情很严重,因为我们这里之前有个案子是这样的,女的生的孩子是别人的,老公想去做DNA鉴定,女的心里特别害怕,就挨着给朋友打电话,想找人倾诉一下,结果没人听。

她选择的方式就是在路上袭击了自己的孩子,杀了他。

这个案子应该很多人知道吧?

调查了很久,后来才锁定了嫌疑人,是孩子的妈妈,用的就是平时家里的菜刀,当时是在菜刀的缝隙里提取到了孩子的毛发……

所以,LILI要倾诉,我第一时间答应。

来了,情绪很低落。

她问,你说过,孩子都会长大成人的,对不对?

我说,我是说过,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从此没有妈妈了。

她说,你还说过,爸爸也是爱孩子的,对不对?

我说,是的,我也说过,也是真心话。

故事原委是这样的,两口子都是江苏人,在这边开了一家工厂,还不小,七夕的当天,老公跑回江苏去跟小三过节去了,但是骗她说是去深圳谈业务去了,她是怎么发现的呢?老公用支付宝定了一家酒店,而他们俩人使用同一个支付宝。

我说,你听我讲,说明你老公真的是个新手,应该也是初犯,到了我这样的老油条,凡是敏感日子一定不会出门的。

她说,我自己洁身自好,微信上但凡是稍微有点歪脑筋的男人我都拉黑了,不给对方和自己机会,为什么我换不来他的真心?

我说,男人都这样,没个好东西。

她问,我死了,他会内疚一辈子不?

我说,不会。

她说,我觉得会。

我说,你要这么想,你死了,孩子们不受后妈的打吗?你不心疼吗?

她说,我生无可恋,真的。

我能感受到她的绝望,安慰起来没有意义了,因为她去意已决,孩子也送到了孩子姑姑家,姑姑也在本地。

她说,这是他的第二次,上一次是在科威特,当时外面很乱,我和孩子就躲在酒店里,他自己飞回了国,就因为小三闹着要见面,连我们的证件也给带走了,他已经没有人性了,为了一个女人可以把老婆孩子扔在炮火中,但是后来我还是原谅他了,他自己也说改,没想到……

周日,走了,说是很安详,是一个共同的朋友告诉我的。

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的家人正在跟物业协商,物业和业主不允许走电梯,意思是晦气,以后晚上自己坐电梯不吓死?

我都没敢进屋。

按照规矩,在外面磕了个头……

回来的路上,我在想,人一旦走了,就变得神圣起来了,总觉得突然间威力无限了,我开车时回了好几次头,我总觉得后座有人。

她用这种方式捍卫了自己的尊严?

她觉得值,就是值。

咱觉得不值是咱觉得。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她倾诉的最后一人,在她跟我聊过以后,我还在想,已经没人能阻拦她了,因为她觉得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了,劝不劝没有什么用了,我们共同的那个朋友是学心理学的,她事后跟我讲:XX要是跟我聊聊肯定死不了。

我没反驳。

其实,最难过的还是父母。

哲学的终极讨论就是:人到底有没有权力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总在想,爱情又不当饭吃。

可是,这是男性思维。

女人是怎么想的?

没有爱情,不如死去。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其实LILI可能是抑郁症患者,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如今,心理类疾病远多于身体类疾病,但是让人承认自己的心理有病,太难了。

她那种状态像啥呢?

就是脑子短路了,所有的“逻辑”都无法正常运算了。

后记:今天,那个学心理学的朋友给我发信息,说自己失眠了,可能是去她家中了邪,让我帮着弄点桃树枝子,她放枕头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